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奈保尔《游击队员》:为现实背后的梦幻碎裂痛

2013年04月25日 星期四 11:16 AM 《游击队员》GUERRILLAS〔英〕V.S.奈保尔著张晓意译南海出版公司2013年3月ISBN:978-7-5442-6465-5小说是奈保尔根据1972年发生在特立尼达的一个真实事件所写。1973年他还写了长篇评论《迈克尔X和特立尼达的黑色权力谋杀》,登
admin
2013年04月25日 星期四 11:16 AM 《游击队员》 GUERRILLAS〔英〕V.S.奈保尔 著  张晓意 译 南海出版公司2013年3月ISBN:978-7-5442-6465-5小说是奈保尔根据1972年发生在特立尼达的一个真实事件所写。1973年他还写了长篇评论《迈克尔·X和特立尼达的黑色权力谋杀》,登载在伦敦的《星期日泰晤士》杂志上。动荡不安的加勒比海无名岛国上,亚洲人、非洲人、美洲人和前英国殖民者生活在一种压抑而茫然的歇斯底里之中。 一个叫简的英国女人带着对权力与艳遇的天真幻想,随着来自南非的情人罗奇来到岛上寻求冒险和刺激。然而,岛上的一切令人大失所望,所到之处散发着腐败和死亡的气息。当公社"画眉山庄"向简打开,当山庄的"革命领袖"吉米成为简寻找激情的对象,一场扣人心弦的谋杀跟踵而至......缘起也许是巧合,近年几年关于拉丁美洲的话题总能引起中国读者和媒体的巨大兴趣,西班牙语唯一的"大作家"马尔克斯以《百年孤独》展现了拉美极其神秘魔幻的一面,在这座"魔幻现实主义"主峰周围,还围着科塔萨尔、博尔赫斯、富恩特斯、略萨......就在离大陆近在咫尺的地方,还有另一个群体,他们以没有半点"魔幻"影子的方式,写尽了一大批充满良知、社会责任和百年沧桑的"硬文学",这就是以当今英语世界唯一的"大作家"V.S.奈保尔为核心的群体。积聚在奈保尔的周围,近的有xx等人,远的则完全可以说到牙买加·琴凯德、扎蒂·史密斯、拉什迪,甚至杜拉斯。如果说马尔克斯们是通过寻找梦境里的魔幻而狂欢,那么奈保尔们寻找到则是现实背后的梦幻碎裂面前痛哭,而且奈保尔哭得残酷,哭得冷漠,甚至在字里行间还略微带着一丝嘲讽。奈保尔一边寻找梦境的"根",一边"嘲讽"梦境的浅薄,因此从写作一开始,便为作品和人物同时注入了悲剧的未来。在这个层面上,最有代表意味的无意是《游击队员》。那时候,"游击队员"完全是一个热词,一个天下景仰的大写的词,一个同时令帝国主义和社会主义惧怕的敏感词。几乎很少有人能站在其时的当下,能够如此精准地以小说的形式缩写了一场革命的荒诞。但凡伟大的作家,必有可恨之处,奈保尔尤其会引得时代的怨恨,因为他断然揭开了历史的伤疤,让里面的脓水汹涌而出。这是奈保尔有几分像鲁迅的地方。不同的是,奈保尔更文学,更小说,更愿意用故事说话。《游击队员》的女主人公简,何尝不是影射了地球人都耳熟能详的《简·爱》里的"简",故事里的"画眉山庄"何尝不是暗指"呼啸山庄"?贵族的庄园移植到了西印度地区的一座小岛,荒诞之中又暗含了更多的悲剧意味。"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但巴尔扎克恐怕更想说的,是"小说在记录一个时代的梦生与梦碎"。《游击队员》只是一部篇幅并不太长的小说,只是一个英国女人想到革命的"画眉山庄"寻找刺激的"魔幻现实",只是记录了一个广阔时代里小得不能再小的片段,但,当你将它一到80年代社会大变革面前,移到世纪之交的"世纪末"面前,移到世纪之初的"文明的冲突"面前,移到天朝这片用房子将所有"中产阶级"的梦想击得粉碎的"复兴"面前,你会发现,这个英国女人就在身边。她的悲剧命运呼吸可闻。奈保尔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不是他个人的光荣,只是为诺奖证名一下而已,因为早在英语文学最高荣誉的布克奖刚刚设立之初,(已经四十年过去了!)他就以绝对优势将其收入了囊中。与马尔克斯相同的,不仅仅是他来自那个边缘的拉美,更大的同,是他们都站在各自语言的创作之巅。是唯一,没有之一。 向作者提问

  • 最新评论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