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育“残害”天才儿童

2014年01月21日 星期二 09:15 AM 美国教育残害天才儿童 美国教育质量不良已是共识。在最近的全球性测评中,满分1000分的各科,美国数学得了481分、科学497分、阅读498分。国际平均水平是494、501和496分,美国远远落后于世界上分数领先的国家,包括得分高手
admin

2014年01月21日 星期二 09:15 AM

美国教育“残害”天才儿童美国教育“残害”天才儿童

美国教育质量不良已是共识。在最近的全球性测评中,满分1000分的各科,美国数学得了481分、科学497分、阅读498分。国际平均水平是494、501和496分,美国远远落后于世界上分数领先的国家,包括得分高手中国、日本和荷兰,但也有像拉脱维亚、斯洛文尼亚和越南等少为人知的国家。

为什么这个世界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却在教育儿童上如此失败?一种越来越广泛的见解是,美国教育系统的追求理念,是确保最差的学生也能达到最低标准,这却耽误了那些优秀的学生。

范德堡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的心理学和人类发展学教授大卫·鲁宾斯基(David Lubinski)在最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天才儿童是珍贵的人力资本资源。”他们是“现代文化的未来创造者和商业、医疗、法律、教育及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各领域的领导者。”在副研究员卡米拉本堡(Camilla Benbow)的带领下,范德堡大学的鲁宾斯基研究组正在跟踪记录全国最优秀最聪明的那些儿童。这个项目被称为数学天才少年研究(SMPY),尽管有一点误称,因为它也测试语言能力,1971年开始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朱利安·斯坦利(Julian Stanley)的实验室进行。1986年移至爱荷华州,1998年又搬回起源地范德堡。

那些曾作为研究对象的天才少年如今都已是38岁的成年人,根据鲁宾斯基的最新发现,他们在法律、医学、人文艺术、工程、商业、教育等广泛领域取得了成功。在这320名参与者中,203人取得了至少硕士学位,142人(44%)获得博士学位,比例远高于平均水平2%。显然,这些孩子前途无量。

上述这些是好消息,但这些孩子似乎已超越了他们所受的教育。多年来,教师都认为最需要关注的是在补习班的孩子,而不是比99.99%的同龄人聪明的那一小群天才儿童。当研究小组回顾斯坦利有关课堂动态的原始评估,他们发现,教师或多或少地忽略了天才儿童,而是采用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课程教学,迎合成绩最差的学生。

今天情况依旧如此。2008年的一份报告发现,2001年曾有争议的《有教无类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Act),确实帮助了成绩差的学生提高成绩以满足更严格的课程负担,但也使得教师的精力从天才儿童上转移了,因为他们应该可以保持自己不掉队。

鲁宾斯基认为折中的教育方式有害天才儿童。“必须有灵活性,”他告诉《新闻周刊》,“这是我想给教师们的建议。” 但是教师要如何实际指导一个班级,其中某些学生的知识水平已遥遥领先­?

有一种解决方案是根据学习速度,而不是实际年龄来组织教育孩子。例如,一个9岁的天才和高中新生一起学习几何课程。一个15岁天才可能到了他高中的教育上限,那么就到当地社区大学去上课。关键是进行一种个性化的教育,甚至是在幼儿园:如果有人在微分学上拥有奇才但却无法分辨代词和介词,那将她完全调出11年级或许不是最好的做法。换句话说就是因材施教。

纽约布鲁克林一所公立高中的10年级英语和新闻教师梅根·汤姆林森(Megan Tomlinson)说:“由于他们的学校并不培养发展,她已见过太多的天才学生浪费了他们的潜能。” 她说,“作为一名教师,看到能够并且应该挑战自己,获得优异成绩,并有可能获得奖学金,进入好的大学的学生,仅仅满足于做得'够好'以获得良好成绩,因为他们感到无聊、没有动力或者已经学会了,不付出多大努力就能'完成学业',这令人无比沮丧。”

汤姆林森试图通过根据学生的能力分配不同的作业来培养这两类学生。她说:“有时候,我私下把天资聪颖的学生单独放一边,并跟他们解释,因为他们有潜能,我希望他们完成更高级的任务。如果他们不愿意,我会联系他们的父母寻求支持。”

和很多公立学校教师经历过的一样,汤姆林森的沮丧来自她工作环境里一些更大的压力。去年早些时候公布的数据显示,80%的纽约城市大学的新生为了入学需要补习阅读、写作和数学。但汤姆林森已经能够在受约束的环境中工作,通过平衡她的时间,确保两头的学生都能得到很好的发展。“我非常感激能在这样一所学校工作,一直提醒我继续促进资优学生的发展,”她说,“他们不一定有动机、技能或成长的途径,来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成功。他们也需要我。”

一个12岁的天才孩子毕竟只有12岁。

但每有一个像汤姆林森这样的教师,也就会有一个(或5个)教师不能处理这种微妙的平衡,或是不适应非常规的教育方式。在竞争日趋激烈的全球环境中,美国要获得更高的教育成就,就很可能需要来自教育体系两端的改变--像汤姆林森这样的老师(教育基层)和专注培养优秀人才的重大教育改革(教育顶层)。在像鲁宾斯基这样的创新想法付诸实施之前,需要在所有利益相关者之间达成一种共识:取胜很重要,仅仅参与其中是不够的。

作者新闻周刊Chris Weller 编译/童慧卿

向作者提问

  • 最新评论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