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什:疯狂的救世主还是普林斯顿的幽灵?

蝌蚪五线谱 | 2015年05月27日 星期三 10:12 AM 纳什:疯狂的救世主还是普林斯顿的幽灵? 革新了博弈论这一数学领域的约翰福布斯纳什二世(John F. Nash Jr.)的心灵既原始又饱受困扰。但大多数人都是通过好莱坞得知这个故事的。他有一颗美丽心灵。 纳什博士
admin

蝌蚪五线谱 | 2015年05月27日 星期三 10:12 AM

 

纳什:疯狂的救世主还是普林斯顿的幽灵?纳什:疯狂的救世主还是普林斯顿的幽灵?

 

 

革新了博弈论这一数学领域的约翰•福布斯•纳什二世(John F. Nash Jr.)的心灵既原始又饱受困扰。但大多数人都是通过好莱坞得知这个故事的。他有一颗美丽心灵。

纳什博士,这个为奥斯卡获奖影片《美丽心灵》提供了灵感和原型,曾经得了精神疾病又从中复原且获得了诺贝尔奖的数学家,于5月23日在一场车祸中不幸去世,享年86岁。车上他的妻子Alicia也未能幸免于难,享年82岁。

根据新泽西州警局的初步判断,纳什夫妇当时在一辆向南行驶的出租车内,而司机突然对车失去了控制。警察说,司机也受了伤,但并不致命。

大众眼中的纳什

1994年,纳什获得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不仅代表着智商上的胜利,也是他个人的凯旋。40多年前,作为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生,他发表了一份27页的关于博弈论的论文--本质上,这是在冲突的情况下做出抉择的应用数学研究--即将成为该领域中最杰出的作品之一。

在学术界完全认识到他的成就之前,纳什陷入了精神分裂症。在境况稍好的20年中,他那曾经超级理性的大脑也被幻想和错觉困惑着。

在纳什暴露出自己被困扰的同时,他的想法已经影响了经济、外交、政治、生物等领域--实际上是生活中一切和竞争有关的范围。但他已经远离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很长时间,以至于很多学者都认为他已经去世了。

“我们帮他在光天化日之下重现,”诺贝尔经济学奖委员会的前任主席Assar Lindbeck告诉纳什的传记作者Sylvia Nasar。“某种程度上讲是我们让他复活。”

Nasar写的纳什的传记作品《美丽心灵》与1998年出版,并在3年后被搬上大荧幕。电影虽然被很多人批评是浪漫化后的纳什生活,但还是赢得了四项奥斯卡奖,包括最佳影片。被Russell Crowe扮演之后,纳什变成了国际知名人士--也许是近年来最有名的数学家。

竞争的复杂性

现代博弈论是数学家 John von Neumann和经济学家Oskar Morgenstern在1944年的《博弈论和经济行为》(Theory of Games and Economic Behavior)中首次提出的。

它的目标是:弄明白并最终预测给定情景下竞争者之间的相互作用。在美苏冷战时期,博弈论变得越来越流行并且非常有用。

von Neumann和Morgenstern曾经提出了“零和博弈”,例如在国际象棋中,一方的损失就是另一方的收获。讽刺的是,据称从儿童时代开始就感觉社交很费力的纳什,观察到很少有竞争者能在如此简单的行为中好好发挥作用。

他拓展了博弈论,在其中加入了合作博弈(合作博弈中可以达成具有约束力的共识)和非合作博弈(不能达成共识),并让共赢成为可能。这就是纳什均衡。

纳什均衡无处不在。两本杂志也许有相同的售价,因此彼此都能获得最大收益。两个彼此竞争的国家也许会同意签订核武器限制条约,但能给两国都带来一定程度的安全保障。

纳什的研究成果使用起来是有局限性的。其中之一就是理论假设竞争者们不能完全清楚彼此的策略。另外一个局限性就是,在很多情况下,并非只有一个单一的可能的结果,而是有很多潜在的结果。博弈论学者John Harsanyi和Reinhard Selten由于在上述领域的贡献在1994年与纳什共享了那一年的诺贝尔奖。奖项认可了以上三人的“开创性分析”(pioneering analysisi)。

纳什被描述成在可以准确提炼出精确的证据之前就已经有了灵感,那些想法更像是自然而然的发现而不是学术研究。早在1958年,财富杂志就已经将他评为时代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

“其他人在攀登高峰的时候不管怎样都会在山上寻找一条小路,”Nasar引用了一个前同事的话。“(但)纳什会同时攀登其他高峰,在另一个顶峰点燃一盏探照灯照到第一个顶峰上。”

南极洲的皇帝

他的精神疾病在大约30岁时出现,也许正是他职业生涯最富裕的时期。纳什当时一边在麻省理工任教一边学习量子理论。

随着他的情况越来越差,纳什开始出现妄想、错觉以及被追杀的感觉。他开始认为带着红色领带的男人们是“秘密共产党”(crypto-Communist Party)的成员。他认为纽约时报发布了来自外星人的消息并且他能够读懂。Nasar写到,他还给了一个学生星际驾驶员的驾照。

一方面,他相信自己将成为南极洲的皇帝,因而拒绝了久负盛名的芝加哥大学的邀请。另一方面,根据Nasar,他得出了自己是“伟大但秘密的救世主”的结论并在数字符号中寻找隐藏的信息。

“我感觉自己在看到特定的数字后也许会得到神启;一个很棒的巧合也许就能被解释成来自天堂的消息,”纳什多年后在PBS的纪录片《A Brilliant Madness》中说道。

他让自己的头发长的很长。他去海外旅行并试图放弃美国公民的身份,并曾经认为自己是日本的幕府将军、圣经中的人物Job和巴勒斯坦难民等等各种不同的身份。

根据Nasar,有一次纳什在精神病院时,有一个前同事来看望他。

“你怎么能,作为一个献身给理性和逻辑证据的数学家,你怎么相信外星人正在给你发消息呢?”他问纳什。

“因为,”纳什回答,“超自然生命的点子和数学点子在我脑中出现的方式是一样的。所以我很认真地对待它们。”

“超级大脑”

纳什生于1928年6月13日。他的父亲是一名电子工程师,母亲是英语和拉丁语老师。

孩提时代,纳什的外号就是“超级大脑”(Big Brains)。他家里人鼓励受教育,但他在传记中回忆到需要“从世界的知识中学习而不是从附近社区的知识中学习”。

1945年,他进入了位于匹兹堡现在被称作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学校并在从化学工程转到化学又转到数学专业后最终完成了学业。在1948年毕业时,他同时获得了数学的学士和硕士学位。接着他去了普林斯顿大学,在那,身为二年级学生的他完成了博弈论的论文。

纳什“像上帝一样英俊”,曾经的同学告诉Nasar,但非常不寻常。他骑着自行车绕“8”字。他参加了普林斯顿历史悠久的复杂游戏组织甚至自己发明了一个游戏。

纳什在1950年获得了博士学位,并成为麻省理工的工作人员并很快在加利福尼亚的兰德公司得到了研究职位。在那段时间,他解开了一些微分几何和广义相对论中被自己称为“经典的未解问题”。

还是在那段时间,纳什遇到了护士Eleanor Stier,并在1953年与她生下儿子John David Stier。(但两人并未结婚。)一年后,纳什因为在加利福尼亚圣莫尼卡男厕所中的露阴行为被捕。他否认自己是同性恋,向官员展示了Stier和儿子的照片作为证据。

然后他重回麻省理工,又遇到了来自萨尔瓦多的物理系学生Alicia Larde并与1957年结婚。不久之后Alicia就怀上了他们的儿子John Charles Martin Nash,纳什也开始出现精神问题。

生病期间,纳什曾与他的妻子离婚,不断在医院中进进出出并承受了包括胰岛素昏迷治疗在内的各种危险疗法。Alicia不久后把他带到了自己家并照顾她,虽然他们已经离婚了。

纳什在普林斯顿的校园度过了很长时间,当时有人认出了他就是那个天才。其他人则知道他就是那个Fine Hall(代表着数学系)的幽灵。

出人意料,他似乎从折磨了他很久的疾病中恢复了过来。他坚持是自己“想”康复。

“我决定开始理性地思考,”纳什告诉一位采访者。

纳什和Alicia在2001年复婚。“我们想这是个不错的注意,”Alicia说。“毕竟,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在一起。”

纳什在他的传记中评论说,他向理性科学想法的回归“并不完全是像人们从生理残疾恢复到生理健康那样开心。”

“没有了他的'疯狂,'”纳什写到,“琐罗亚斯德(蝌蚪君注:拜火教创始人)会和其他无数人一样曾经在世上存在过然后被忘掉。”

 编译自washingtonpost 

 

 

向作者提问

  • 最新评论

全部评论
^